而最奇妙的是什麼,你知道麼? 是你永遠也不會察覺到這一切

.奥特小球

Author:.奥特小球
だから 実際私はあなたをうらやましいと思います。

行った

綠色生物◆適宜生食

書いてある

月份檔

links

評論

類別

友達として追加

卡爾維諾的城市




一個人在荒野里馳騁很長一段時間之後,他會渴望一座城市。終於,他來到了isidora。城中有鑲飾了海螺殼的旋轉階梯,出產上好的望遠鏡與小提琴。在兩個女人之間猶豫難決的異鄉客,總是會在這裡遇到第三個女人,而此地的鬥鶏已經淪為下注者的血腥爭吵。當他渴望一座城市時,總是想到這一切。因此,isidora是他夢想中的城市,只是有一點不同,在夢想中的城市里,他正逢青春年少;抵達isidora時,卻已經是個老人。在廣場那頭,老人群坐牆邊,看著年輕人來來去去;他和這些老人并坐在一起。慾望已經成為記憶。

在樹林中穿行七天之後,要前往Baucis的旅人,雖然看不見城市的所在,但是他的確已經抵達了。地面上豎起了細長的高蹺,彼此間隔遙遠,一直向上伸入雲端消失不見。它們撐起了這座城市,你可以沿著梯子爬上去。居民很少在地面上出現,上頭已經有了他們需要的一切物品,他們寧可不下來,除了像火鶴長腳一般的支撐高蹺外,這座城市沒有任何部份接觸大地。天氣晴朗時,尖銳,瘦銷的陰影會投射在樹葉上。
關於Baucis居民的行徑,有三種假說:一說他們痛恨大地;二說他們過於崇敬大地,因此避免一切接觸;三說他們喜愛大地沒有他們存在時的樣子。他們用各種望遠鏡朝下觀看,檢視一片片樹葉,一塊塊石頭,一隻只螞蟻,永不厭煩。為他們自己的缺席而凝思而神往。





题目 : memory trace - 博客分类 : 日记心得

<< 一把椅子的性生活 | 主页 | 拼玻璃 >>


留言: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 HOME